在北京大学校庆日说说燕京大学

在北京大学校庆日说说燕京大学

时间:2020-03-23 14:5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今天是五四运动99周年纪念日,又是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日,北京大学前身是1898年成立的京师大学堂,1898年6月,光绪皇帝正式宣布变法,7月4日,批准设立京师大学堂,同年年底,大学堂正式开办。所以北京大学之前的校庆日是12月17日,因为北京大学是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和主力军,在1953年的时候,北京大学把校庆日改为了5月4日。

1898年成立的京师大学堂位于沙滩马神庙街公主府,紧接着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位于沙滩马神庙街公主府旧址的大学堂校舍被俄、德侵略军强占,当然房屋、仪器、书籍、设备等遭到严重破坏,从1902年起,清廷在旧址恢复京师大学堂的同时,对学校建制、办学规模及模式进行改革。1908年,光绪皇帝在世的最后一年,准予将800多平方丈的汉花园土地拨给大学堂使用。1916年6月,时任北大校长胡仁源和预科学长徐崇钦向法国人创办的比利时商办仪品地产放款公司订立借款合同,贷款20万银元,拟在汉花园新建一座大楼,以作预科学生寄宿舍之用。

1916年12月26日,蔡元培被任命为新一任北大校长,1917年1月4日上任。在他的主持下,1918年8月大楼建成。当时就因建筑的主体用红砖建成称之为“红楼”,这里就是1916年至1952年期间,北京大学的主要校舍所在地之一,原北京大学校部、文科及图书馆所在地。这个时期北京大学提出了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办学思想,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也是在这个时期,可以说北京大学的巅峰就是在这里。

那貌似燕京大学和5月4日没什么关系,但是燕京大学和北京大学有着密切的关系。我们现在经常把北京大学主校园称为燕园,是因为现在的北京大学校园就是之前燕京大学的校址。1952年院系调整,燕京大学被撤销,北京大学才搬到燕园办学。下面就切入正题,开始说说燕京大学及其校长司徒雷登。

1916年美国美以美会、公理会、美北长老会,英国伦敦会将三所教会学校合并,这就是燕京大学前身了。1919年,司徒雷登受聘成为新成立的北京燕京大学校长。听起来这履历青云直上颇为风光,但其实当时的燕大,所有的财产仅仅是:五间课室,三排宿舍,一间厨房,一间浴室,一间图书室,一间教员办公室,而最要命的是没有钱。梅贻琦执掌清华期间至少经费是充裕的,司徒雷登的燕京大学则是一文不名。所以在司徒雷登的自传中,他将自己比作乞丐,在中国政要和美国富人之间周旋筹款,而后骑着毛驴走遍北平为燕大寻找新校址。

1921年—1926年,曾为多座在华教会大学进行过设计的美国建筑师亨利·墨菲接受聘请,为燕京大学进行了总体规划和建筑设计,建筑群全部都采用了中国古典宫殿的式样。 仅仅用了不到十年时间,司徒雷登便把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烂摊子,建成了如今未名湖畔中西合璧美轮美奂的燕园。这所中国近代最为知名的大学,不仅有大楼,更有大师。司徒雷登打破教会学校的限制,不拘一格囊括周作人、冯友兰、俞平伯、谢冰心、钱穆、顾颉刚、钱玄同、埃德加·斯诺等当时最有名的教授,并与哈佛合作成立了至今仍在运转的享誉世界的哈佛燕京学社。

当年燕京大学绝对不逊于当今北大,建校的短短的33年间,注册学生不到一万人,却出产了42名中国科学院院士,11名中国工程院院士。二战时,中国驻各大城市的新闻特派员,十分之九都是燕京大学的毕业生。据统计,至1937年,燕京大学收到的捐款高达二百五十万美金,但司徒雷登本人却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辞世之时与梅贻琦同样身无长物,两袖清风。

1926年,司徒雷登的妻子艾琳病逝于燕园,他一生未再续娶,每天清晨都去妻子的墓前静坐祷告。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宪兵队闯入燕园,逮捕了18名燕大师生,其中就包括司徒雷登。他在山东的集中营被关押了四年,出狱后的第二天,就着手重建燕大,当年的10月10日,燕京大学又开学了。1949年,司徒雷登在中美关系的僵局之中黯然离开北京,回到美国三个月后即中风,后半生卧床不起。

1952年高等院校院系调整,燕京大学民族学系、社会学系、语文系(民族语文系)、历史系并入中央民族学院(今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并入北京政法学院(今中国政法大学);经济学系并入中央财经学院(今中央财经大学);工科并入清华大学;文、理科并入北京大学,北大迁至原校园“燕园”,燕京大学被彻底肢解。

毕业于燕京大学的冰心谈论司徒雷登时曾说:”他能够叫出学校里每一个人的名字,不管是学生、敲钟的,还是扫地的。““这团体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总有成千上万的人。这上千上万人的生、 婚、病、死四件大事里,都短不了他。你添一个孩子、害一场病、过一次生日、死一个亲人,第一封短简是他寄的,第一盆鲜花是他送的,第一个欢迎微笑、第一句真挚的慰语,都是从他来的……”

司徒雷登临终,留下了两个遗愿,一是将周恩来送给他的明代彩绘花瓶还给中国,二是将自己的骨灰运回中国,安葬在燕园妻子的墓旁。可惜半个世纪之后,燕园变成了北大的燕园,妻子的墓地成为了北大的体育活动场所,而他们相濡以沫居住的临湖轩成为了北大的会客厅。

偌大的燕园,却容不下一个司徒雷登。后人只能将他的遗骨辗转归葬他的出生地——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