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建了个赝品博物馆?文物专家:假得荒

重庆大学建了个赝品博物馆?文物专家:假得荒

时间:2020-03-24 05: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3:53:52

据澎湃新闻10月15日报道,10月7日对外开放的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出了大量文物,然而昨天,一篇来自收藏界观众的文章《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引发文博界巨大反响,该报道称“吴应骑教授捐给重庆大学的,竟然是几百件赝品,而重大耗资数百万建立的,居然是一座赝品博物馆? ”

一位曾供职于国内知名博物馆的文物专家今天对澎湃新闻表示,从这些公布的藏品看,“绝大多数已经是假冒到荒唐的地步。”重庆市文物局博物馆处一位工作人员上午也对澎湃新闻表示,重庆大学博物馆未在该局报备审批。目前,重庆市文物局已就此事介入调查。

重庆大学博物馆的陶俑展品(局部),被指“这件较大的三彩女俑挂的是现代才有的洋蓝”

此前有报道称,重庆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吴应骑为博物馆捐献了数百件收藏的文物,“充分展现了中国古典造型艺术的发展脉络和传统文化魅力。”然而,一位曾供职于国内知名博物馆的文物专家今天对澎湃新闻表示,大学成立博物对于文物收藏品的收藏应该还是把好鉴定关,大学是学术机构,收藏并展示大量赝品,就是对赝品背书。

文物专家:这样的展品可以称得上“荒唐”

“吴应骑教授捐给重庆大学的,竟然是几百件赝品,而重大耗资数百万建立的,居然是一座赝品博物馆? ”署名“江上”的观众昨天通过微信公号“江上说收藏”发布了名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的文章,介绍去新开张的重庆大学博物馆参观后,质疑大量馆藏文物系赝品。

重大博物馆展出的铜车马,被指为“改装版版铜车马,体量硕大,通体错银。”

文章称:“展厅内人迹寥寥。改装版版铜车马体量硕大,通体错银。在马的造型和车的制式上,完全模仿秦始皇陵铜车马中的一件,尽管型制有些别扭,做工颇感粗糙,细节也不怎么讲究。”“电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三彩挂蓝,价值连连,展出的一件(唐三彩女俑)大到没朋友的三彩肥婆不仅挂蓝,挂的还是现代才有洋蓝,比圆珠笔涂的还蓝。那张柿饼脸,那双斗鸡眼,也大大突破了唐代审美的下限。”

重大博物馆展出的乌龟,被指“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

文章同时质疑馆内还有仿制后母戊鼎的“商代兽面纹牛鼎”;造型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昏侯墓、高达一米多的“汉代雁鱼铜灯”;仿制南京博物馆元青花梅瓶的罐子;仿制国家博物馆鲜于庭墓骆驼载乐俑的陶俑等藏品。

对于这一参观重大博物馆的见闻真实性,重庆市一知名博物馆工作人员今天上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是有这样的展览,并表示他的同事也是重庆大学的校友,专程去看了,表示“想不通”重大博物馆何以办这样的展览。

重大博物馆的开幕式

重大博物馆的展品

重大博物馆展厅中的“迷你版轺车”

重大博物馆的三彩挂蓝俑展品

重大博物馆的展品

重大博物馆的开幕式一位重庆大学的校友表示,“我当时参加了重大博物馆的开幕式,从开幕式的各种细节,就觉得完了博物馆悬了。后来一进展馆,就知道重大博物馆会‘出名’了,因为我们普通人都发现了这些展品是‘哄鬼’的。作为重庆人,很是郁闷!”

曾供职于国内知名博物馆的一位权威文物专家今天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不能说重庆大学博物馆展览的展品百分百是赝品,但至少从公布的展品图片看,可以用“荒唐”二字作为评价,“这几年不少大学都在建设博物馆,这本来是好现象,但博物馆有着严格的专业标准,比如,就接受捐赠而言,必须要过文物鉴定的这一关,因为博物馆的收藏品必须是经得起推敲的,以故宫、上博等知名博物馆而言,也向社会接受过捐赠,但如果鉴定是赝品,则一般不会接受,如果有收藏家坚持把整体收藏捐赠博物馆,而且其中含有赝品,那么,这些赝品在展出时会进行学术标注,或者作为一种参考资料。”这位知名文物专家表示,作为博物馆,有时也收藏的藏品也有真赝争议,“这是比较正常的现象,但那种争议是相距不大的争议,比如到底是明代还是宋代,而就重庆大学博物馆这样的展品,这就不是争议了,而是假得离谱。所以,大学办博物馆在接受民间藏品时特别要当心,之前北师大的六千件古瓷捐赠等都是前车之鉴。”